2014年05月21日

济南一石灰厂出料口崩塌 百吨石灰操作工

  今年57岁的湛先生,在济南市唐冶村附近的一家石灰厂工作。他每天负责把石灰塔中的石灰放到罐车中。25日上午8点钟,他像往常一样放料,谁知头顶的出料口崩塌,罐底钢板和近百吨的石灰砸了下来……

  事情发生后,该厂负责人马上组织工人展开了抢救,11点左右,湛先生的家属报警求助。直到昨天下午两点钟,救援人员终于将塔下的罐车开出,并在罐车顶部发现了湛先生的尸体……

  目前,石灰厂负责人已经与湛先生的家属进行了接触,双方开始就湛先生的后事和赔偿等问题展开商谈。对于事故的原因,警方已展开调查。

  25日中午十二点半左右,记者赶到了位于唐冶村附近的这个石灰厂。记者看到,石灰生产场地和运输场地依地形而建——生产场地在高处,运输场地在低处,高低落差约有10多米。生产好的石灰通过数根巨大的通道连接到下面的两个石灰储料塔中。而出事地点就在其中的一个高塔之中。

  记者来到运输场地,看到两个10米多高的高塔并排矗立,每一个塔底部都有一个进车门,石灰罐车就从这里倒车进入,然后有人站在罐车顶部,打开头顶的开关,之后塔中的石灰便会灌进车中。出事的工人湛先生就负责开关出料口的工作。

  “当时他就站在罐车顶上,仰着头打开开关,谁知道突然之间,他头顶的出料口中间部分崩塌,石灰和钢板都砸了下来,把他埋住了。”现场一位工人师傅告诉记者,这些石灰有几百方,重达近百吨!

  事故发生后,整个石灰厂地面上全是白色的石灰,厂子的负责人立即调配来数辆推土机救援。伴随着车辆行驶,石灰升腾起来,现场在一片白色之中。

  记者看到,这个石灰塔的进口有3米多高,一辆石灰运输罐车困在了进口处,前半截车身露在塔外,后半截车身则留在塔中。现场救援工人们告诉记者,救援十分困难,因为除了落下的近百吨石灰外,储存石灰罐底的一块钢板也掉了下来,这块钢板约有3吨重。而且石灰压住了钢板,钢板压在车上,钢板面积很大,所以卡住了罐车。

  “现在看,湛师傅很可能被压在钢板和罐车顶部中间的,而且还有大量的石灰覆盖。”一位参与救援的工人说,“已经这么长时间了,他基本上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了。”

  石灰塔只有进车口可以下手,营救十分困难。消防人员和参与营救的工人们商量后,决定站在罐车顶上,将车上压着的钢板锯断,先让困在里面的罐车开出来。下午2点钟,车上钢板多余的部分被切割了下来,一辆铲土机用一根钢缆牵引着罐车,将其拉出石灰塔。

  此后,铲土车升起了铲子,将罐车上的钢板慢慢抬了起来。伴随着钢板轰然落地,湛先生的尸体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。没有鲜血,看不清楚衣服的颜色和脸上的表情,他整个人全都被石灰染成了白色,现场一片寂静,除了家属的哭声……

  在出事地点不远处湛先生的表弟神情凝重地望着已塌方的石灰窑。湛先生的哥哥和嫂子也过来了,他们一直唉声叹气,哥哥眼含热泪不停地询问还要多久才能救出自己的弟弟。

  “我弟弟家住在旁边的村子里面,今年57了,家里有九口人,老父亲今年都80了,两个女儿平时以打工为生,两个女婿也在这个石灰厂工作。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所以他也算是家里的顶梁柱。”湛先生的哥哥说,“弟弟10天前还和我说不想做这个工作了,太累而且工作也不好,石灰粉呛的难受。在石灰厂干活一天就30块钱,太累了。”

  “营救还是比较麻烦的,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……”一位消防战士告诉记者,虽然受困者生还的可能性很小了,但是设计营救方案的时候,还是要考虑受困者的安危。

  昨天采访过程中,现场空气中始终漂浮着细小的白色石灰颗粒,救援人员和人员的衣服上、头上全是白色的石灰粉末。

  因为没有戴过滤空气的面罩,消防战士、医护人员、和记者们开始还觉不出什么,后来随着粉末窜入鼻子,进入喉咙,便觉得口鼻和嗓子痒痒,最后觉得“烧得慌”,“时间长了,感觉喘不上气来,长时间在这里工作确实很不容易。”(梁赓王晓迪)